泛珠三角物流网物流网提供"大型集装箱船使得日本港口拥堵加剧!"的物流资讯内容

    大型集装箱船使得日本港口拥堵加剧!

    2020-09-16    223
    摘要:箱船被迫提前计划离开。 在东京现有的泊位中,只有一个400米长(1312英尺)的Y2泊位能够装卸超过14000TEU的船舶。今年4月,一个包括Mitsui-Soko和货运公司Nippon E
    据船运消息人士称,部署在东亚航线上的大型集装箱船加剧了日本港口的拥堵,因为现有的码头难以应对更大的船只。 

    这个问题导致承运人改变了船舶的停靠,为了避免船只挤在一起,以及延误和拥堵,一些集装箱船被迫提前计划离开。 

    在东京现有的泊位中,只有一个400米长(1312英尺)的Y2泊位能够装卸超过14000TEU的船舶。

    今年4月,一个包括Mitsui-Soko和货运公司Nippon Express在内的财团开放了Y2码头。

    这也意味着在亚欧和跨太平洋航线上部署的超大型集装箱船经常会占用两个泊位。




    “我们看到的问题是,在日本港口停靠的总长度为350 m或更长的船只数量正在增加,东京码头狭窄的存储空间以及卡车司机短缺是造成拥堵的主要原因。”HPL日本常务董事Nils Meier表示。

    “在东京,大多数泊位的长度为300–350 m,当超大型集装箱船同时停靠时,常常需要重新进行大量的安排。” 

    这一问题加剧了东京码头的集装箱堆场的短缺。 

    Meier说:“东京新的Y2码头的泊位长为400 m,有助于缓解这种情况,并且还提供了额外的存储空间。

    赫伯罗特受到的影响较小,因为我们只有少数几艘船舶停靠日本,而大多数船只是由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  




    但是,海洋网联ONE经常更改东京、横滨和清水港(Shimizu)的船只轮换,以避免船只聚在一起造成延误,此外,ONE还在将停靠东京和名古屋的船只的离港时间提前至少一天。

    ONE的数据显示,这将影响到运营远东太平洋、日本海峡和马来西亚航线的船舶。

    接下来几天受到影响的船只包括8,212-TEU ONE Hamburg 和 8,084-TEU Conti Conquest,它们服务于远东太平洋1号航线,以及日本海峡-马来西亚航线上的NYK Diana和Bear Mountain Bridge这两艘船。 




    空箱大增堆场拥堵,澳大利亚供应链雪上加霜

    据悉,悉尼的空集装箱储存区已经满了,这进一步阻碍了澳大利亚本早已紧张的供应链。

    自7月以来,恶劣的天气,船期变更和港口的罢工行动都加剧了澳大利亚港口的拥堵状况  。

    上个月,当地货运代理公司Sila Global表示,悉尼的堆场“已经满了,处于崩溃的边缘”,并在给客户的一封邮件中说,情况变得越来越糟,大多数港口堆场将被迫关闭。

    这家货运代理说:“在这种情况下,在拥堵消除之前,我们将无法撤租集装箱,这将给进口商带来额外成本。”




    “船舶调度仍然是一个大问题,而车辆预订系统和性能问题,最近升级的Patrick Terminals码头罢工行动,以及取消堆叠到码头的问题,使得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目前尚不清楚关闭可能持续多长时间,或者这种拥堵何时能缓解。”

    处于封锁之下的墨尔本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那里的集装箱码头也是越来越拥挤。

    Sila表示:“发货时间表的完整性和最新变更仍然具有挑战性。这不仅给悉尼带来了额外的压力,也给墨尔本的集装箱码头带来了压力,许多公司选择将船只改道到墨尔本,而不是悉尼。”




    Sila说,DP World预计未来两周将有大量的船只停靠,Patrick的运营将因罢工而受阻,VICT的集装箱需要等待两到三天才能提货。

    在悉尼,ACFS港口物流公司上个月在Port Botany港附近增加了4,500 teu的空箱。
    ?

     

    港口 集装箱运输 日本物流 集装箱船

    省市/自治区
    热门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