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珠三角物流网物流网提供"中国航运公司已减少澳大利亚煤炭装运计划"的物流资讯内容

    中国航运公司已减少澳大利亚煤炭装运计划

    2020-10-18    465
    摘要:口煤炭。10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2020年前三季度进出口情况。发布会上,有外媒记者提问,据报道,中国海关部门告知一些工厂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的煤炭,这是否是中方政策的正式调整?对此,海
    10月12日,《悉尼先驱晨报》上出现这样一则传闻:目前中国的国有能源企业和钢铁厂都已经接到了官方的口头通知,让它们暂停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
    10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2020年前三季度进出口情况。发布会上,有外媒记者提问,据报道,中国海关部门告知一些工厂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的煤炭,这是否是中方政策的正式调整?
    对此,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回应,中国海关将进一步加强对相关产品的进口监管,有关情况请向主管部门询问。
    李魁文在发布会上介绍,前三季度,中澳贸易总值8597.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1%,占同期我国进出口总值的1.1%。其中对澳出口2589.5亿元,增长9.5%;自澳进口6007.8亿元,下降5.1%。
    从主要贸易商品看,前三季度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劳动密集型产品,占出口值的75.7%;自澳大利亚进口的主要商品为铁矿砂、天然气和煤,占进口值的76.4%。
    航运公司减少澳煤装运计划
    受上述消息影响,10月12日澳大利亚煤矿企业股票大跌。Whitehaven下跌超过6%,另外能源行业下跌了1.3%,目前该行业已经面临170亿美元的出口缺口。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中国暂停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的消息属实,这对澳大利亚整个煤炭行业是一个坏消息,因为该行业除了面临向天然气转型的压力,还在今年受到了疫情的冲击。
    还有业内人士表示,即便这个传闻属实,此事可能也主要与中国需要消化国内煤炭企业的存量、调控煤价以及投资可再生能源等一系列因素有关。
    据了解,澳大利亚是中国最大的煤矿供应国,2019年,中国在全球煤炭采购总额为189亿美元,其中近50%来自澳大利亚,同样在澳大利亚出口份额中,煤炭出口在澳大利亚贸易中的重要性也被提升。
    今日智库炼焦煤分析师贾娜表示,目前,从调研情况来看,确实已有大型钢厂、电厂收到了海关的通知。此外,经港口相关人士证实,鲅鱼圈、京唐港、防城港已通知钢厂,从10月1日起停止澳大利亚煤炭卸货和通关,且东北地区当地煤矿销售人员也表示当地钢厂采购有转向国内炼焦煤市场。
    五矿经易期货产业服务部副总经理魏松辉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期国内部分钢厂及电厂的确收到禁止使用澳大利亚焦煤及动力煤的通知。此外,据与航运公司了解,澳大利亚往中国航线的装运煤炭计划船数亦出现了下降,而澳洲到中国的煤炭发运数据10月后亦出现了较为明显地下滑。
    魏松辉表示,进口煤缩减有利于国内库存去化,疫情后二季度国内上游端口库存出现了累积,但随着消费复苏,库存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去化,这个阶段的喊停不必过份担心,国内的供应能力还是有保障的。十三五收官年,国内原煤生产能力已经恢复到一个相对稳健的水平。
    机构预测四季度煤价先强后弱
    “从统计局和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上看,2019年我国原煤产量37.5亿吨,进口煤炭为3亿吨,澳洲煤炭在7700万吨左右,为总进口量的26%,其中炼焦煤约3084万吨,为总进口量的41%;动力煤约为4569万吨,为总进口量的25%。”今日智库期货分析师郭能昌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今年1-8月,我国对澳煤的进口量已达到7043万吨,相当于去年全年进口量的91.5%,此时额度基本用尽。
    不过,郭能昌表示,结合目前保供压力,可能会借此提高整体的进口额度。目前动力煤短期供需失衡状态难以扭转,加之发运成本倒挂,港口煤价仍然有较大的支撑,但进入红色区间后整体政策调控风险开始加大,观望恐高情绪也开始升温,港口价格会惯性上冲,但空间整体有限,近期期货上经过前期一波疯涨后多头主力已经开始悄悄减仓,已提前进入震荡格局。“因此,四季度我们预计动力煤市场将是一个高位横盘缓慢下降的过程。”
    与此同时,据记者了解,虽然澳大利亚煤炭是我国煤炭进口的重要来源地,不过,却并非唯一来源地。截至目前,中国已可依靠“西煤东运”,从印尼进口大量焦煤,以供应沿海地区的钢铁企业。与此同时,我国目前还在建设一条从蒙古国延伸到沿海地区的铁路,该铁路明年完工后,将打通北方的运煤通道,届时,蒙古的焦炭也将源源不断运送至沿海地区。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大宗商品分析师维维克.达尔(VivekDhar)表示,2019年,因为从蒙古进口煤炭的物流方面出现了问题,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炼焦煤进口飙升,但现在,随着蒙古煤炭供应正在恢复,这也意味着现在将澳大利亚炼焦煤作为减产目标时机已经成熟。
    有分析指出,澳大利亚煤炭在印尼等国煤炭的“攻势”下,并无明显优势,可替代性较强。相反,澳煤炭若想寻找与中国相当的煤炭市场却较为艰难。英国《卫报》指出,当前,澳大利亚25%的焦煤和热煤出口到中国,澳生产商所寄希望的印度或其他亚洲国家都不能将其煤炭全部“吃下”。换句话说,澳煤炭若失去中国市场,“找下家”恐怕很难。
    魏松辉表示,(若暂停进口属实)短期内,该事件对四季度市场的影响集中在存量货源,即港口装载澳洲煤的待卸船只能否顺利在四季度卸货;恐在短期内卸货难度将继续加剧,港口相关品种价格将受到一定影响。对于四季度来说,对国内动力煤及焦煤港口价格恐有进一步驱动和推涨作用,预计替代品蒙古炼焦煤价格将出现上涨。
    另外,就炼焦煤市场四季度而言,今日智库炼焦煤分析师贾娜表示,从供给端来看,首先,炼焦煤主产区山西地区已经发布了四季度的安全检查以及严查超产、越界开采等政策措施,炼焦煤产量预计有一定程度的收窄,但是大概率产量仍然是相对较高。
    其次,针对澳洲煤的政策时长、具体执行力度均不明确,进口商多持观望态势,对11、12月以及1月的远期合约的采购相对谨慎,但对现阶段市场已经到港物资的通关影响可能并没有那么大。京唐港目前已有20多艘船只约300万吨左右炼焦煤到港等待通关,这些煤如果正常放行,四季度澳煤进口将不会有太大降幅。
    从需求端来看,四季度各地采暖季环保限产以及山西、山东、河北等地的焦炭去产能,这些都使得四季度炼焦煤的需求存在下降的风险。整体看,供给大概率应有所收窄,而需求也是有所下降,目前矿方比较乐观,但今日智库还是持谨慎态度。

     

    航运 澳大利亚物流

    省市/自治区
    热门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