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珠三角物流网物流网提供"疫情下的集装箱船租赁市场"的物流资讯内容

    疫情下的集装箱船租赁市场

    2020-09-17    516
    摘要:IFY: inter-ideograph; MARGIN: 0cm 0cm 0pt}LI.MsoNormal {FONT-SIZE: 10.5pt; FONT-FAMILY: "Calibri","s

    疫情下的集装箱船租赁市场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成为最大的“背景”,班轮公司和集装箱船租赁企业(独立船东、金融/融资租赁企业等)都无法脱离疫情独善其身。

    当然,疫情这一全新的背景并不会打乱运力、运价和租金三者之间的旧有关系——运价与租金基本同向变动,只是存在时间先后差异——疫情下班轮公司的运价先受影响,集装箱船租赁企业的租金随后,而联结两者关系的运力是其中的关键变量。反之,若集装箱船租赁企业增减运力,亦或会影响班轮公司的运价。

    疫情初期,班轮公司对市场较为悲观。6月10日,全球前十二家班轮公司集装箱船租赁运力同比减少11.34万TEU,触及市场谷底。随后,市场回暖,且程度超过预期,对运力的需求剧烈增加,短短70天左右,有150万TEU以上的运力重新进入市场,前十二家班轮公司集装箱船租赁运力同比增加49.02万TEU。

    塞斯潘是全球集装箱船租赁市场的先驱,且是当之无愧的头部企业,当初其把握周期的能力令人侧目。正是塞斯潘,让班轮公司与集装箱船租赁企业间的博弈共生关系由此联结。

    目前的塞斯潘还能表征市场走向吗?不知道。但是通过全球前三十家“塞斯潘”们的动作,或许多少能表征市场走向。数据显示,目前,塞斯潘没有在建运力,而位居全球第十的、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东太平洋航运则有占现存运力71%的在建运力。

    塞斯潘创建集装箱船租赁模式时,让欧洲资金“救济”亚洲,现在,情况或许正在发生变化。当然,一切都未可知,2020年,最大的确定性就是“不确定性”。

    相关阅读

    5月初CCFI步入低谷,5月底集装箱船闲置运力达到峰值,6月初随着市场恢复性反弹,集装箱船租金触底回升;之后,CCFI上涨,闲置运力下降,租金上升……三者环环相扣,共同诠释集运市场的跌宕起伏

    运力随运价张弛  租金随运价起伏

    年初,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明朗给集运市场供需带来严峻挑战,据克拉克森统计,2020年全球集装箱贸易量(以TEU海里计算)预计同比将下降8.5%,为历史最大跌幅。班轮公司在疫情暴发之初选择适时控制运力等方式,之后随着市场需求增加,又逐步恢复运力,维持集运市场供求关系的平衡稳定。近期,集运市场运行良好,运价综合指数随之上涨。

    运力的张与弛,集装箱船租赁市场首当其冲。运力过剩时,退租成为班轮公司的最先举动;运力紧缺时,增租也成为班轮公司救急的第一选择。>>>>>>>

    ----------------

    鉴于班轮公司规模庞大的租赁需求,以及头部非运营船东拥有的较强话语权,集装箱船租赁市场供需双方具有相对稳定的关系,形成了博弈中共生的生态格局

    租赁市场:供需双方博弈中共生

    目前,班轮公司获取运力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以自有船舶作为基础运力;二是通过租赁船舶扩大营运规模。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暴发后,《巴塞尔协议III》对银行资本充足率要求进一步提高,班轮公司通过欧洲传统的船舶融资银行获取贷款难度加大,更倾向从非运营船东租赁船舶。

    Alphaliner数据显示,8月1日,全球集装箱船队规模为6137艘、2387万TEU,其中以TEU计算的56.1%运力由非运营船东提供。>>>>>>>>

    ----------------

    经过10余年的重铸,船舶融资业务发展形成了以银行贷款为主,资本市场融资以及金融/融资租赁融资等多种形式并存的格局。当然,KG融资模式仍在发挥一定的作用

    船舶融资:多种形式并存

    2008年暴发的国际金融危机以及由此导致的船舶资产贬值,促使全球船舶融资格局发生显著变化。传统的欧洲银行由于船舶资产坏账的增多而缩减船舶融资规模,导致德国船舶融资的顶梁柱——KG融资模式随之萎缩。

    经过10余年的重铸,船舶融资业务发展形成了以银行贷款为主,资本市场融资以及金融/融资租赁融资等多种形式并存的格局。当然,KG融资模式仍在发挥一定的作用。>>>>>>>>

     

    集装箱运输 集装箱船

    省市/自治区
    热门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