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珠三角物流网物流网提供"越南经济三季度增长7.3%,但或面临被下调评级,似乎成美元的牺牲品"的物流资讯内容

    越南经济三季度增长7.3%,但或面临被下调评级,似乎成美元的牺牲品

    2019-10-12    442
    摘要:了此前一些专家认为,越南经济或将倒退回原形的观点。另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在2014-18财年越南经济平均每年增长6.6%,并在2018年以7.1%突破了自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越南统计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越南第三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7.31%,高于第二季度的6.73%。与此同时,1月至9月越南的GDP增速为9年以来同期最高,为6.98%。这看起来似乎打破了此前一些专家认为,越南经济或将倒退回原形的观点。

    另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在2014-18财年越南经济平均每年增长6.6%,并在2018年以7.1%突破了自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IMF认为,越南经济取得较为亮眼指数的原因之一在于,该国近年债务风险有所降低,扭转了公共债务和公共担保债务的快速增长趋势。例如,该国债务在2018年底降至GDP的55.6%,较2016年的峰值下降了4个百分点。严格限制债务担保的发行,这有助于将越南国家预算赤字稳定在2017-18年度占GDP的约4.6%,低于2014-2016年度的5.5%。



    而对于今年前三季度越南经济的增长现象,越南统计局认为,制造业是今年前9个月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其次是服务业。实际上,越南制造近年的确为越南经济带来了几许亮色。

    不过,越南制造能否由传统低端的代工而向更精细化、高品质而发展,已成为不少经济学家广泛关注的现象。换言之,在人类生产方式正在发生大幅变革,信息化和自动化不断飞跃的当下,越南是否能够真正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

    多方分析认为,越南很难真正成为符合自动化生产力时代的世界工厂。例如,据越南媒体Vnexpress报道,越南经济的现实问题依然是低劳动生产率,经济效率和竞争力,而在这些问题还没有得以有效解决时,越南又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尽管越南去年30年人均GDP飙升了27.4倍,去年达到近2,590美元,但马来西亚在20年前与之相似,实现了这一数字。泰国15年前,印尼10年前也是如此。

    进一步讲,即使越南的劳动效率将有所提高,但如果没有先进的技术、理念、管理方法,也很难参与更为广泛和精密的世界生产分工,适应全球生产力和生产方式正在经历的大变革。越南规划与投资部长Nguyen Chi Dung稍早前就曾表示,如果越南没有赶上工业4.0列车,越南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真实差距就会越来越大。

    另有分析认为,就基础设施、管理水平、生产理念等综合因素来看,包括越南在内的东南亚和南亚的一些国家在制造业还没有真正崛起之前,可能就会被非洲的一些国家超越。例如,近年来,仅埃塞俄比亚就开设了近十个工业园区,并成立了世界一流的政府机构来吸引外国投资。自2012年以来,世界银行称赞撒哈拉以南非洲为每年改革次数最多的地区。

    BWC中文网也曾提及,近年,全球经济的一些不确定性反而为包括埃塞俄比亚在内的非洲多国提供了发展机遇。而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事实上,埃塞俄比亚在国家资源匮乏的情况下,自1991年起至今,以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为模板,开始大范围投资,并积极发展基础建设和制造业,制定政府部门主导的经济发展计划,因此也被西方媒体称作“非洲版的中国经济”,埃塞俄比亚发生的一切堪称经济奇迹。

    与此同时,由于相对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有着大量年轻且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按照美国石英财经网分析,埃塞俄比亚目前正在全力复制亚洲式工业化道路的精髓,并转化成自己的生产力,特别是随着印度、越南、孟加拉国等国生产成本上升后最有希望能成为下一个全球制造业中心之一。

    在过去10年来,埃塞俄比亚平均增长率约为10%,成为东非第一大经济体,埃塞俄比亚受大量外国投资,主要来自中国,并为道路、铁路建设、和大坝注入了大量资源和资金的推动,埃塞俄比亚经济实现了中国式的经济繁荣。过去五年中,埃塞俄比亚的工业体量从10亿美元增加到了40亿美元,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的数据显示,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增长率预计2019年将达9%。



    这就不难理解,有分析认为,越南经济在没有实现制造业真正繁荣之前,或就会被后来者赶上,而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正是在于我们提及的,越南经济不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强大的资金优势等等客观条件。

    而一旦越南制造业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崛起,其近年亮眼的指数增长则有可能是昙花一现。与此同时,越南近年高增长一直是靠美元债务支撑的这一事实仍然存在。近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在一份声明中称,尽管(越南的)债权人没有损失或损失很小,但由于越南推迟偿还债务,表明越南经济存在脆弱性和薄弱环节。

    穆迪认为,越南经济的信用度可能不再与Ba3评级保持一致。基于此,该机构可能会下调对越南经济的评级。也就是说,越南经济虽然三季度增长7.3%,但或面临被下调评级。值得一提的是,惠誉和标准普尔给予越南BB评级,比穆迪Ba3高出一个等级,但这两个级别均被描述为“非投资级”,这就意味着越南发债以及靠债务而运行经济,或被视作投机。

    与此同时,虽然IMF之前对越南经济做出了一些好评,但IMF同时认为,越南的人口将在未来几十年迅速老龄化,这对大举发展制造业的越南经济将是极大的桎梏。在越南,老年人口抚养比(将60岁及以上的人口与15-59岁的人口进行比较)在未来25年内有望翻倍,替代率约为70%,远高于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平均水平的54%。换言之,越南经济可能在没有真正实现繁荣之前,就“未富先老”。



    世界银行在《东亚和太平洋经济更新》的报告中表示,由于出口导向型制造业的增长放缓和农业部门的减速,预计2020年和2021年,越南的经济增长将放缓至6.5%。世行认为,由于2018年贸易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接近200%,越南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和对全球更多市场端的潜在干扰。

    同时,由于有限的财政和货币缓冲,越南经济仍然严重依赖,并受制于全球经济情绪。值得一提的是,据越南央行数据,目前越南外汇储备仅约为635亿美元。这看起来非常薄弱,抵御经济风险的能力则也同理脆弱。这就进一步解释了,关于越南经济的另一种观点:火爆的越南经济或因为早已陷入美元债务黑洞之中,似乎正在成为美元的牺牲品。(完)

     

    越南物流

    省市/自治区
    热门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