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珠三角物流网物流网提供"限硫令催生航运业能源革命 我国加速布局新型能源供应网"的物流资讯内容

    限硫令催生航运业能源革命 我国加速布局新型能源供应网

    2019-06-14    777
    摘要:500万吨。随着2020年船舶使用低硫燃油时限的逼近,保障合规的船用低硫燃油供应已成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控制船舶大气污染的关键。“我国船舶排放控制区政策实施以来,目前在国内范围内的低硫燃油保供方面尚未发现较大困难,这也反映了政府主管部门在配套能力建设上是到位的。但我们也注意到,低硫燃油质
    6月5日,中国石化在浙江舟山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2020年低硫重质清洁船用燃料油产能将达到1000万吨,2023年这一产能将超过1500万吨。
    随着2020年船舶使用低硫燃油时限的逼近,保障合规的船用低硫燃油供应已成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控制船舶大气污染的关键。
    “我国船舶排放控制区政策实施以来,目前在国内范围内的低硫燃油保供方面尚未发现较大困难,这也反映了政府主管部门在配套能力建设上是到位的。但我们也注意到,低硫燃油质量问题已引起航运界的广泛关注。”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安全监管本部机务安全监督室高级经理陈吉对记者说。
    船东忧心低硫油供应与质量
    2020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船东纷纷表示,目前最让人担心的是油品供应问题。IMO委托咨询机构调研预测,到2020年,全球船用燃料油消费量约3亿吨,目前供应与需求之间仍有较大缺口。
    陈吉介绍,2017—2018年,中远海运共有140万吨高硫燃油改用了低硫燃油,其中50万吨0.5%的低硫油,90万吨0.1%的低硫油,减少硫氧化物排放约6万吨(按IMO公布的高硫油平均硫含量2.59%计算),增加燃油成本约2.8亿美元。“从明年年初开始,全球所有航行区域船舶将使用硫含量不超过0.5%的低硫燃油,燃油成本还会有所上升。”
    在陈吉看来,燃油成本上升是企业为减排作出的应有贡献,真正让他忧心的是低硫燃油质量问题。“2018年,中远海运共有11艘次船舶因燃油质量问题对船舶主、副机等设备安全运行造成影响,并发生5起漂航事件。”他说道。
    据了解,目前市场上的低硫燃油有一种是由炼厂直接炼制的低硫重质燃油,技术含量高、产量较低。另一种为“调和油”,即在仓储设施中用多种组分调和出的、满足IMO硫含量限制要求的低硫燃油。陈吉告诉记者,我国低硫燃油主要是高硫燃油与低硫煤焦油和其它低硫组分调和而成,存在粘度低、兼容性和稳定性差等特点,如果质量把关不严或使用不当会出现严重的安全问题。
    “混合燃料油中含有其他新型燃料产品,燃油相容性不达标,混合燃油稳定性差,这些因素都会导致燃油质量问题,而化验机构采用传统化验手段是不能有效地检验出这些有害物质的。”对此,中远海运采取一系列对策,如通过对燃油系统进行必要的技术改造,减低不同品种燃油混合而破坏稳定性的风险;制定《集团船舶燃油管理指导意见》,指导机关和船舶进行针对性管理;加强船员培训,提高现场操作水平等有效措施等。
    油商抢占市场蓝海
    限硫令带来的高质量低硫油供应缺口,成为能源市场中的蓝海,国际大型油商纷纷行动,抢占先机。
    今年3月,英国石油公司(BP)宣布将在燃料加注中心供应0.5%低硫油,同时公布燃料供应图;埃克森美孚紧随其后,宣布从3月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提供合规低硫油,并将于三季度发布具体的产品和供应点。
    中国石化新闻发言人吕大鹏表示,控制船舶排放污染是一场全球范围的蓝天保卫战,生产和供应低硫清洁船用燃料油是惠及全球的绿色行动,需要全球各国共同行动。对中国石化而言,这既是挑战,更是为中国及全球海洋大气污染防治贡献力量的难得机遇。
    据介绍,中国石化从2017年就开始低硫重质清洁船用燃料油生产研发准备工作。
    在生产方面,中国石化布局镇海炼化等10家临近沿海的炼油企业开展资源生产,其中上海石化、金陵石化、海南炼化等3家企业已生产出符合限硫规定的产品供应市场。“我们在低硫油炼化技术方面不断加强科研攻关,以增加低硫油产能和提升炼化技术。”中国石化燃料油销售有限公司是中国石化旗下从事全球船供油业务的专业化公司,该公司副总经理韩雪岭介绍。
    网络建设方面,中国石化在上海和浙江区域港口已经具备了低硫重质清洁船用燃料油供应能力,2020年1月1日前,将在国内主要港口全面供应合规稳定、绿色环保的低硫重质清洁船用燃料油,同时将在新加坡、汉班托塔、ARA区域(安特卫普-鹿特丹-阿姆斯特丹)等全球50多个重点港口具备供应能力。
    中国石化燃料油销售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党委书记刘祖荣表示,未来,根据市场情况,中石化将优先满足国内市场和战略合作客户,优先满足中国企业走出去,助力“一带一路”建设走深走实。
    多元发力保障清洁能源供应
    6月5日,舟山新港工业园区碧空如洗,2座纯白色LNG储罐反射着耀眼阳光。“这是我们一期工程建设的2座储罐,每个容量16万方,旁边还有2座正在建设。”新奥(舟山)LNG接收站是国家核准的唯一由民营企业投资的接收站项目,集LNG接卸储存、气液外输、分拨转运、船舶加注、应急调峰等多业务、多功能于一体,其中船舶加注功能为国内接收站首例。
    新奥能源贸易集团国内贸易群总经理杨钧告诉记者,法国达飞海运集团正与他们接洽,为9艘LNG动力22000TEU集装箱船寻找加注站点,这批船将从2020年开始陆续投放于市场。
    应对限硫令,除使用低硫油,船东们正在尝试各种合规方式,如使用LNG等清洁能源、加装尾气后处理、使用岸电等减排替代措施。“经济性和便利性是船东选择污染控制措施的主要考虑因素。”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危管防污处副处长张春昌指出。
    应对全球减排压力,中远海运试水建造并投入运营了6艘LNG运输船舶。陈吉告诉记者,2018年这6艘船节约燃油19.4万吨,减少CO2排放1.2万吨,减少NOx排放1.3万吨。“但国内天然气燃料供应和加注服务链需加快建立和完善。”
    与沿海相比,内河船应用LNG动力的历史更悠久。早在2010年,一艘LNG动力船舶“武拖302”开创了我国船舶使用LNG的新纪元。
    截至2018年底,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LNG燃料动力船舶约300艘,其中三分之一在江苏,这与该省积极布局LNG加注站是分不开的。
    6月3日,记者来到位于南京八卦洲的全国首座水上LNG加注站“海港星01”号,前来加注的“鸿运2006”轮仅用半个小时就完成所有操作。“在运河沿线的淮安、徐州还有2座LNG加注站,基本能满足我的加气需求。”船主张家国告诉记者,除噪音小、排放少等优势外,LNG动力船在江苏还能享受优先过闸的服务,一个月下来节省的时间可以多跑一趟。
    截至去年底,长江江苏段及江苏内河干线航道上已建成10座内河船用LNG加注站,约为全国总量的一半;其中5座已投入试运营,数量位居全国第一。
    江苏省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监督局水上局副局长杨海兵指出,推动船用LNG行业发展,首先要解决船舶加注问题。“按照我省船用LNG加注站发展专项规划确定的目标,力争到2020年,以干线航道为重点,将建成船用LNG加注站89座,基本形成布局合理、功能完善、安全便捷、适应需要的加气网络,为LNG动力船舶运行提供稳定的加气保障。”

     

    航运

    省市/自治区
    热门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