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珠三角物流网物流网提供"【物流案例】苏宁:真金白银“折腾”出的绿色物流"的物流资讯内容

    【物流案例】苏宁:真金白银“折腾”出的绿色物流

    2019-08-10    730
    摘要:于纪录背后产生的“副产品”的一笔账:我国每年产生的快递垃圾包括包装箱40亿个、塑料封套约80亿个、文件封套40亿个。以每个包装箱使用20cm胶带计算,每年中国快递行业需要的胶带长度至少为80万公里——
    (网经社讯)快递签收后,消费者可选择请快递员将共享快递盒带回,再次进入苏宁物流循环系统,降低快递垃圾增量。 (企业供图) 
    人们一次次为电商“双11”、“6·18”刷新纪录欢呼时,有人算了关于纪录背后产生的“副产品”的一笔账:我国每年产生的快递垃圾包括包装箱40亿个、塑料封套约80亿个、文件封套40亿个。以每个包装箱使用20cm胶带计算,每年中国快递行业需要的胶带长度至少为80万公里——这些胶带足以沿着地球赤道缠绕20圈,或者还可以从地球粘到月亮,然后再折返回来。大多数人都不关心那些快递垃圾都去哪儿了、如何回收、怎样处理。但事实是,在中国特大城市中,快递包装垃圾增量已经占到生活垃圾增量的93%,部分大型城市则为85%-90%。

    那些“奇怪”的实验
    7月,南京玄武区的苏宁集团总部,记者走过一面记录着苏宁从电器零售商成长至如今智慧零售商的大事记的墙,然后坐上电梯,在楼上的一间会议室里见到了苏宁物流绿色包装实验室负责人凌云飞。
    很少有人听说过这个实验室,更少有人知道这个实验室在研究一些多么奇怪的事情:比如在一种可降解的包装袋材质中,究竟使用多少比例的玉米淀粉,才能既不影响包装的强度,又能控制再循环的成本;比如可循环使用的共享包装盒的盖子,能经得起多少次折叠不会折断?100次还是200次;再比如物流中使用的箱子到底需要有多少种规格才显得不多也不少。
    苏宁为什么要在这种细节上“折腾”?
    “为了降低成本,但更多的是企业对社会的一份责任。”凌云飞对北京商报记者说,虽然从长远看,绿色物流带来的循环利用、节能减耗确实能为企业日常运营增加利润,但是在目前这个阶段,投入明显是大于直接可见的收益的。
    凌云飞强调说,苏宁是一家智慧零售企业,不是单纯的物流企业,正因如此苏宁在做绿色物流这件事上有全产业链的优势。
    她举了个例子:共享快递盒的回收成本。共享快递盒就是为消费者提供可反复使用的快递盒,当消费者当面签收后,消费者可以选择请快递员将快递盒带回,再次进入苏宁物流的循环系统使用,这样就可以有效降低快递垃圾的增量。“但纯快递企业可能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他们把共享快递盒回收的成本太高了。苏宁作为零售企业采用自营物流,共享快递盒的逆向物流成本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凌云飞说。
    在传统包装方式上,苏宁物流尽量“减量化”。每年中国快递行业需要的胶带长度至少为80万公里——这些胶带足以沿着地球赤道缠绕20圈,或者还可以从地球粘到月亮,然后再折返回来。而苏宁通过“胶带减宽”的方式减量,他们把封箱胶带在保证效果的情况下,将尺寸从53mm宽合理缩减到48mm又缩减到45mm,这种不多1mm的浪费,带来了每年可减少约1亿米胶带使用的变化。同时,苏宁还研发了尽量不使用胶带的包装产品。零胶纸箱在普通纸箱基础之上,做了很多升级。除了完全不使用胶带之外,更实现了轻便的打开方式。关键之处是盒子两端各设置了牢固的一次性“环保封箱扣”,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商品的隐私与安全。不仅如此,封箱扣由环保材料制作,可以实现自然降解,商品取出后,快递盒交由快递员折叠带回快递点,再循环入仓。
    降低能耗成行业共识
    苏宁南京雨花物流基地。
    穿行在这个20万平方米的物流仓库中,看着机器手臂在高耸入云的货架上快速进行自动拣选的场景,虽然有助于记者想象中国物流行业一年超过500亿单的业务量究竟是多少,但同时也加重了对物流行业给环境带来伤害的担忧。
    当然,快递行业也已经意识到了绿色物流的重要性。2018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中,鼓励电子商务企业与快递物流企业开展供应链绿色再造,推广绿色运输与配送。2月,菜鸟网络联合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天天快递以及四通一达等主要快递公司共同发布“中国绿色物流研发资助计划”。
    苏宁物流升级完成的共享快递盒回收站也正是于2018年2月在全国13个城市上线。而在随后的3月,苏宁“共享快递盒2.0版”再次登上《人民日报》并获得点赞。苏宁方面透露,2018年全年,集团以“共享快递盒”为代表的绿色循环产品已累计投放1亿次,同时公司以共享快递盒、零胶纸箱为代表的绿色配送产品如今都已经规模化投入使用。
    同时,苏宁对仓储环节的智能、节能的设计也从物流产业链源头降低了能耗。
    2017年6月,南京苏宁云仓、西安泾阳物流中心、重庆苏宁配送中心由于规划考虑长远、节能节水方面措施明显,可以有效降低能源消耗、减少污染排放、提高物流效率,获得首批最高三星级的“中国绿色仓库”称号。目前,苏宁在全国已拥有了九大“中国绿色仓库”。
    “你看到的这座仓库里的流水线长度就有34公里长。”南京苏宁物流副总经理薛凡海对北京商报记者说。这意味着,这条蜿蜒的流水线是南京的“十里秦淮河”长度的近7倍。
    与这条流水线配套的是让薛凡海骄傲的一套欧洲进口的自动拣货系统,仅这套大型系统的安装和调试就前后花费了一年的时间。“我敢说,这是全国最先进的自动化物流设备。”薛凡海介绍说,这套设备将人工拣选的效率提高了10倍以上,过去一个工人一天可以拣800-1000件货,现在在设备的配合下,一个人一天可以拣到1万件。
    苏宁这样的零售企业不仅在物流行业内技术领先,而且还影响了零售业上游品牌制造商的绿色物流变革。“快消类的商品我们会利用制造商的大件外包装,采取只贴面单的方式节省包装纸盒,同时我们也会和品牌商一起共享物流托盘、周转箱等可循环产品。”苏宁方面向记者介绍。
    青城计划将覆盖百城
    苏宁物流正把绿色物流的理念推向全国。
    2018年,苏宁物流推出“青城计划”,致力于打造全链路绿色物流解决方案,重点减少快递包装浪费,推进减量化、绿色化、可循环发展。通过构建城市的绿色物流生态圈,协同多方力量推进绿色物流快递城市的普及化、常态化。
    2018年“双11”期间,“青城计划”首站落地海口,今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苏宁物流联合江苏省邮政管理局、无锡市人民政府等携手共建绿色无锡,“青城计划”在无锡正式落地。“青城计划”今年预计落地城市达到13座,到2020年将会完成100座城市的覆盖。
    青城计划在绿色仓储方面将在保障基础举措措施建设节能环保的基础上,到2020年,苏宁物流全国上线20座以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科技武装的聪明型绿仓;绿色包装方面,将实现绿色循环包装规模化利用,到2020年,全国范围内总计将投放超过20亿个绿色循环包装产品;绿色运输方面,苏宁物流将启动线上线下智能物流系统+新能源物流车,通过提升门店就近发货占比和智能算法重塑物流效能,将来三年投放1万辆新能源车,逐渐代替燃油车。
    同时,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本人近年来也多次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关于绿色物流的议案和建议。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张近东提出《发展多层次配送网络 推进物流末端配送智慧化建设》和《制定循环包装国家标准  建成绿色包装回收体系》两则建议,其中在物流配送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上建议:“鼓励企业加大技术和研发投入,持续加速以智能化助推行业转型升级,鼓励企业创新末端配送技术,发展新型新能源车及末端配送无人车,解决‘最后一公里’配送安全及成本问题,形成多层次配送网络。”

    谁受益,谁付费
    零售行业的物流包装问题,其实并不是从20世纪末电子商务出现之后才出现的。早在电子商务出现之前100多年,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一名叫做理查德·西尔斯(Richard Sears)的先生就于1888年发明了一种新的零售方式——目录邮购,到1894年,西尔斯邮购商品目录已经发展到超过500页。到1989年,9170万美国人(基本占美国成年人口的一半)通过直接邮购的方式购物。
    从西尔斯邮购商品目录问世那时起,在零售领域,消费者和商品之间的距离,就开始变得越来越长,从货架与消费者的距离,变成了跨地区、跨国甚至跨越大洋与大洲。
    人与货的分离导致了零售行业必须通过物流,才能最终完成交易,而因此产生的物流包装的环境污染问题就已经开始影响商业化背景下的人类社会了。尤其在电子商务出现之后,人们购买商品变得越来越容易,进行消费的成本也变得越来越低,人们不再必须通过驱车前往超市或者商场,才能完成消费,而是可以躺在沙发上就能轻松下单。虽然超过500页的商品目录消失了,节约了一定量的印刷纸张,但是当这些商品目录通过数字化的形式转移到互联网上之后,人们需要更多的纸张对这些商品进行包装,以保障消费者收到的商品在物流环节中不受到损伤,保障他们最终收到的是一盒完整的鸡蛋,而不是一塌糊涂的鸡蛋液。
    近年来,越来越受青睐的生鲜电商更是加剧了商品对包装的依赖,而且这类冷链包装对坏境的损害往往更大、更久。我国生鲜电商市场规模从2012年的40.5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913.9亿元,复合增速达118%,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4700亿元。这个行业每年产生近3亿个泡沫箱及10亿冰袋,基本不可回收。目前对于包装废弃物的处理与回收机制尚未建立,专业处理收费较高,部分企业直接丢弃处理,污染城乡环境。
    交通、通讯等科技的发展当然促进了消费,也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便捷,这是毫无疑问的进步。但是,在零售行业进步的同时,也必须提前对人货分离产生的垃圾问题做出安排,提出解决方案。通常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对科技进步产生的社会负面影响,应该由因这一科技进步的收益者承担一部分责任。我们今天很高兴地看到,苏宁这类在电商行业中收益的零售企业,主动在绿色物流领域做出的尝试和主动肩负的责任。(来源:《北京商报》 文/闫岩;编选:网经社)

     

    绿色物流 快递

    省市/自治区
    热门区域